笔趣阁小说网 - 玄幻奇幻 - 秦天唐紫尘是什么小说在线阅读 - 第1416章 金丹对金丹

第1416章 金丹对金丹

        在修真世界中,金丹期的高手无疑是一方大佬了,尤其现在灵气缺乏,元婴期的高手几乎已经绝迹,因此金丹期的高手的存在就如同璀璨的星辰,璀璨而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一丝气息,便足以让无数修为尚浅的高手和凶猛的妖兽心生敬畏,纷纷俯首称臣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若雪的修为虽然已算不错,但先前在烈焰太上长老这个金丹期高手的威压之下,却如同被巨浪席卷的小舟,无法抗拒。

        金丹期的高手,他们的每一个动作,每一道目光,都仿佛蕴含着无尽的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当他们出手时,那拳脚间迸发出的力量,兵器上闪烁的寒光,术法中蕴含的威能,都足以让对手为之震撼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的每一次攻击,都如同天地间的灾难,足以摧毁一切阻挡在前方的障碍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向着白若雪的洞府之门劈出的惊天动地的青色巨掌,犹如从九天之上落下的神掌,带着毁灭一切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轰然一声巨响,震动了整个山脉。

        那巨大的青色手掌,如同山岳般沉重,狠狠地拍在了洞府之门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洞府之门在青色巨掌的轰击下,发出刺耳的嘎吱声,仿佛随时都会破碎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令人惊奇的是,那洞府之门竟然没有碎裂,上面有金色符文闪耀,这符文就像是护盾一般,顽强地抵挡住了这惊天一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符文犹如一道隐形的屏障,巧妙地缓冲了烈焰太上长老那威势滔天的青色巨掌所蕴含的掌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那股原本汹涌澎湃的掌力,在接触到符文的瞬间,仿佛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,转而朝着洞府的侧边宣泄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霎时间,洞府门口那片原本郁郁葱葱的树林,在这股磅礴力量的冲击下,纷纷化为齑粉,整个区域瞬间变得一片狼藉,仿佛刚刚经历了一场毁灭性的风暴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讶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以为自己的这一击足以将洞府之门轰得粉碎,却没想到这看似普通的门户竟然蕴含着如此强大的防御力量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明白,以白若雪的实力,是绝对无法布置出这种既能隐匿又能防御的强大阵法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么,这洞府之内,必定隐藏着一位实力深不可测的大能人物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红犼,此刻正静静地伫立在不远处,目光如炬地注视着这一切,看着焰太上长老对白若雪的洞府发起了攻击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犼的眼中闪烁着犹豫的光芒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清楚地知道,自己虽然能骚扰烈焰太上长老这老家伙,但若真的正面交锋,恐怕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他心中更明白的是,秦天此刻正闭关炼丹,急需时间提升修为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真要把秦天当成主子的话,他觉得自己有责任为秦天争取这份宝贵的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也站在洞口,他的眉头紧锁,脸上露出了一丝犹豫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有些担心担心洞府内的那位强者比他更加强大,若是真的惹怒了对方,自己岂不是要自寻死路?

        “反正我已经得罪人了,那只能硬闯了,万一这洞府之内,真有什么奇珍异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但烈焰太上长老很快做了决定。

        这老家伙身形如风,再次蓄势待发,他的手掌仿佛凝聚了天地间的所有烈火,熊熊燃烧,仿佛要将整个世界都吞噬进去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一声低喝,烈焰太上长老又是一掌,轰向了洞府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掌的威力比先前更加惊人,仿佛要将整个空间都撕裂开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一道炽热的巨掌在空中凝聚成形,携带着毁天灭地的力量,狠狠地轰向了洞府之门。

        洞府之门上的符光再次闪耀,仿佛在与那巨掌抗衡。然而,

        这一次的符光明显比之前要黯淡了许多,显然已经难以抵挡那巨掌的轰击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巨掌的轰击下,洞府之门开始剧烈地摇晃起来,仿佛随时都会崩塌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洞府所在的石壁也受到了强烈的震动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坚固的石壁在烈焰太上长老的掌力下变得摇摇欲坠,仿佛随时都会崩塌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这阵法,乃是由秦天在尚未突破金丹期之时,布置而成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即便神通广大,也未能察觉到这隐秘之地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就在秦天于洞府深处成功炼制成通天丹,又历经两次惊心动魄的金丹凝聚之后,那原本被秦天极力压制的能量与气息,终究还是不可避免地外泄了几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丝丝缕缕的能量与气息,如同黑夜中的萤火虫,虽微弱却引人注目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,这位修炼界的巨擘,便是在这微弱的能量波动中,察觉到了秦天洞府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烈焰太上长老准备再次凝聚掌力,欲一举攻破洞府之门的时候,变故陡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见月色之下,十几道火光突然划破天际,如同流星般朝着烈焰太上长老呼啸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那火光之中,蕴含着炽热的温度与惊人的力量,瞬间便将烈焰太上长老笼罩其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便是红犼出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直在暗中守护着洞府的安全,此刻见烈焰太上长老欲对秦天不利,他再也按捺不住,决定出手相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很清楚,如果再不出手,秦天恐怕就要陷入危险之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这畜生,也敢挡我去路?”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怒喝一声,他的声音如同雷霆般在空旷的山谷中回荡,震得周围的空气都仿佛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手中突然出现一把长剑,剑身闪烁着炽热的光芒,仿佛能点燃整个空间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猛地一挥长剑,瞬间斩出数道剑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些剑气如同彩虹般绚烂,却又蕴含着无尽的威力,它们在空中划出一道道耀眼的轨迹,然后狠狠地撞向了红犼飙射而来的火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声巨响,剑气与火球在空中猛烈碰撞,爆发出璀璨的光芒和强大的能量波动。火

        球在剑气的冲击下瞬间崩溃,化作无数火星四散飞溅。

        周围的空气仿佛被点燃了一般,熊熊大火熊熊燃烧,将整片山谷映照得如同白昼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犼虽然拼尽全力进攻,但在烈焰太上长老的强大实力面前,它的攻击只能算是微不足道的骚扰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冷冷地瞥了红犼一眼,仿佛在看一个不值一提的蝼蚁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红犼的疯狂进攻也并非毫无作用。

        它成功地拖延了烈焰太上长老一些时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烈焰太上长老手持长剑,气势如虹,准备一举斩向那神秘的洞府之门时,洞府之门却忽然犹如受到了一股无形的力量推动,缓缓地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刹那,整个空间仿佛都被一股强烈的金光所笼罩,刺得人睁不开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金光之中,一股强大而磅礴的气息猛然泄露出来,犹如狂风骤雨般席卷整个空间,让人无法呼吸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心中一惊,他能够感受到这股气息的强大与恐怖,仿佛能够吞噬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瞪大了眼睛,紧紧盯着洞府之门,心中充满了疑惑与警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烈焰,你还真是像一条狗,撵着我追啊,不过现在,你的死期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一个淡淡的声音突然从洞府之内传了出来,带着无尽的杀意与冷漠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顿时脸色一变,因为这个声音他有些熟悉,似乎是秦天的!

        他心中涌起一股不祥的预感,因为先前洞府之内泄露出来的气息,似乎是金丹强者的气息。

        难道,秦天已经成为了金丹期的高手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烈焰太上长老错愕的下一刻,一个年轻男子,和一个年轻的女子,并肩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正是秦天和白若雪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很快证实了自己的想法,因为秦天面容冷峻,眼中闪烁着寒光,他一步一步向他逼近,似乎每一步都仿佛踏在他的心上,让他感到无比的压抑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前的秦天,实力虽强,但不能与之正面对抗,因此才会从昆仑山脉,被他一路追杀到北荒腹地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眼前的秦天却仿佛脱胎换骨一般,实力大增,让他感到前所未有的压力。

        但现在秦天这架势,是要和他算账的样子,这让他内心高度不安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不远的地方,红犼如一头狂暴的火焰巨兽,静静矗立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洞府的四周,依旧火势燎原。

        北荒的一些妖兽,也被这大动静吸引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些妖兽,绝大部分只有相当于炼气期的修为,甚至还有一些是没开化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妖兽的感觉是很灵敏的,他们看到了红犼,也感觉到了此地有金丹期级别的强者,因此压根不敢靠近,只是在很远的地方看热闹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红犼看到秦天毫发无损地出现,红犼心中的大石终于落地,一股难以言喻的轻松感涌上心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红犼深知,自己在这次事件中的表现,无疑将成为秦天眼中的一枚重要筹码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相信,只要秦天认可了他的忠诚,那么未来必将有更多的好处等待着他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份期待,让红犼心中的火焰燃烧得更加旺盛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天,你这个狡猾的小子,居然藏身在这里,让我费尽心思地搜寻了好几个日夜,现在你绝对是逃无可逃,插翅难飞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强行压制住内心的焦躁与不安,他的眼神如同两把锋利的刀,狠狠地刺向秦天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深知若是让秦天逃脱,那么昆仑剑派想取代伏羲门的计划,便再也无法掩盖。

        因此,他必须在这里,将秦天彻底铲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还需要逃避吗?老家伙你可知道,自始至终,我都是在故意将你引向这北荒之地。这一次,并非你在对我穷追不舍,而是我精心布局,只为将你引入这死亡的陷阱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冷笑一声,眼中闪烁着冰冷的寒光,他淡淡地说道:“在踏入金丹期之前,我的确没法杀死你,然而现在,你我之间的实力差距,已然如同鸿沟,你在我面前,就如同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,只需我轻轻一动,便可将你捏碎。今天,这里将成为你的葬身之地!”

        他瞥了一眼四周,只见洞府周围的树木正在熊熊燃烧,火光冲天,他随手捏了一个法诀,顿时,天空中雷声滚滚,乌云密布,一阵大雨降下,将大火给熄灭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术法无非就是调动天地之力,但秦天能在一念之间就调动天地之力,这让烈焰太上长老心中涌起了狂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小子,已经是金丹期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瞪着秦天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没错,先前你感觉到的能量波动,就是我在凝聚金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天淡淡道。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知道秦天只怕不是在吹牛,因为他能感觉到秦天和以前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内心是真震惊的,因为在差不多一个月之前,秦天杀入昆仑剑派的时候,还是炼气期巅峰的修为,当时他还把秦天当成是蝼蚁一般的存在呢,但是后来秦天连续破境,一个晚上就从炼气期巅峰,成为了筑基初期的高手,然后,秦天回了伏羲门,半个多月出来,已经是筑基巅峰,而来北荒,不到十天的时间,秦天又突破到了金丹期,这般逆天的天赋,他还是第一次见到,甚至,在修真史上,除了那些传说当中的上古大能,几千年都没见过这样的猛人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知道今天要杀秦天已经不容易了,但他还是要和秦天拼死一战,因为秦天不死,昆仑剑派就是被灭派的下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天,你这个人,还真是心思很多啊,看来你以前来过北荒,在北荒藏了什么能让你踏入金丹期异宝?”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开始套秦天的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秦天真的是故意将他引入北荒的话,那秦天这算计也太妖孽了,比他这个千年老狐狸都要厉害许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烈焰,再说这些,已经没有意义了,你我了解恩怨的时候到了,走吧去那座山峰之巅,今晚你我就一战,看看是你死,还是你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天冷笑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可不想和烈焰太上长老扯太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啊,你就算突破到了金丹期,那也只是刚突破,可我已经突破上百年了,你的底蕴能和我比吗?再说了,就算我今天不杀你,你这种贪功冒进的修炼方式,也让你以后在境界上很难寸进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道,这老家伙还没动手,就已经采取心理攻势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家伙,这点小阴招就犯不着在我面前用了,你活了千年才是金丹期,那是因为你天赋不行,修炼的功法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秦天道:“等你死在我的剑下,你就不会这般聒噪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秦天,那你我就今晚分个生死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烈焰太上长老手执长剑,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天也飞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两人就离开了白若雪的洞府附近,几千米之外的一座山峰之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两个金丹期的高手。

        金丹对金丹,这注定是一场惊天动地的战斗。

        dengbi.net      dmxsw.com      qqxsw.com      yifan.net



        shuyue.net      epzw.net      qqwxw.com      xsguan.com



        xs007.com      zhuike.net      readw.com      23zw.cc